导 航
查看: 9216|回复: 32

[江城资讯] 科技部火炬中心公布国家高新区最新评价结果,东湖高新区综合排名位列第四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0-1-19 08:33:3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原创   中国光谷公众号  


近日,科技部火炬中心公布国家高新区最新评价结果,在全国169个国家高新区(包含苏州工业园)中,东湖高新区综合排名居全国第四。     


这次评价中,科技部火炬中心是以2018年全国169个国家高新区的统计数据和2018年高新区发展情况为基础,开展的2019年度国家高新区评价。位居全国高新区前三位的,分别是北京中关村、深圳和上海张江。苏州工业园位居全国高新区第五位。     


评价结果显示,四个一级指标中,东湖高新区知识创造和技术创新能力位列全国第二,产业升级和结构优化能力位列全国第四,国际化和参与全球竞争力和高新区可持续发展能力均位列全国第六。   
  


评价结果显示,东湖高新区综合排名较2017年度提升一位,在从业人员结构、技术市场发展、创业服务载体建设、龙头科技企业培育、**科技投入等方面表现突出。     


据了解,知识创造和技术创新能力上,主要考核每万人拥有本科及以上学历人数、国家级研发机构数、国家级孵化器数、管委会当年财政支出中对科技的投入额、人均技术合同交易额、企业利润率等多个涉及创新的核心指标。     


近年来,东湖高新区牢记新时代高新区的历史使命,围绕创新驱动和开放驱动“双轮驱动”战略,按照“三步走”的发展战略,全面开启建设“世界光谷”新征程。     


目前已形成了以光电子信息、生命健康、节能环保、高端装备制造、高技术服务等五大千亿级产业为主导,集成电路和新型显示、数字经济两大新兴领域蓬勃发展的“5+2”产业体系。      


2019年,集成电路、新型显示器件、下一代信息网络、生物医药四个产业集群入选国家首批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。      


2019年,东湖高新区GDP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、固定资产投资、工业投资等均保持两位数增长,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幅、工业投资增幅、进出口总额、招商引资实际到位资金总额、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等多项关键经济指标排名武汉市第一,
多个核心指标逆势上扬,科技、经济双丰收,在全市首位度不断提升。以软件信息为代表的营利性服务业增长约30%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0-1-19 10:15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知识创造和技术创新能力位列全国第二,综合排名位列第四,位居中关村、深圳和上海张江之后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0-1-19 10:26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还可以更好,东湖高新继续加油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0-1-19 10:55:36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最终目标前三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0-1-19 11:07:04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等一波半导体爆发跟涨价,当然前提是产能能提高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0-1-19 11:21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最终目标前三,继续努力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0-1-19 11:24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苏州工业园是唯一一个又参加高新区评比,又参加经开区评比的。这是什么奇怪操作?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0-1-19 11:57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光谷不错啊,送一个全国经开区的评比。而且光谷19年GDP彻底超沌口了,产业结构还是有很深层次的关系。

宗长青公布了国家级经开区综合发展水平前30名名单,依次为苏州工业园区、广州经开区、天津经开区、北京经开区、昆山经开区、青岛经开区、江宁经开区、烟台经开区、南京经开区、武汉经开区、西安经开区、嘉兴经开区、合肥经开区、杭州经开区、芜湖经开区、广州南沙经开区、长沙经开区、宁波经开区、成都经开区、上海漕河泾新兴技术开发区、哈尔滨经开区、沈阳经开区、北辰经开区、镇江经开区、徐州经开区、重庆经开区、连云港经开区、长春经开区、大连经开区、南通经开区。这30名国家级经开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.6万亿元,占219家国家级经开区的比重为37.7%。


武汉经开区虽然中西部第一,但是全国第十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0-1-19 11:57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长江大桥 发表于 2020-1-19 11:24
苏州工业园是唯一一个又参加高新区评比,又参加经开区评比的。这是什么奇怪操作?

而且苏州工业园区在经开区里头排第一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0-1-19 12:05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加油啊,还要继续前进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0-1-19 12:08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光谷加油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0-1-19 12:29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bert068311 发表于 2020-1-19 11:57
光谷不错啊,送一个全国经开区的评比。而且光谷19年GDP彻底超沌口了,产业结构还是有很深层次的关系。

  ...

感觉你的虽然但是应该反过来说
第一遍读了有点懵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0-1-19 15:36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光谷曾经连续两年全国第3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0-1-19 15:49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进步了一名,加油再接再厉吧。稳5争3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0-1-19 16:15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
建平饭局:光谷互联网的另一个江湖

雷帝触网
01-18 12:53


首发 | 创新光谷
1月16日傍晚,光谷互联网圈每年最大的盛会“光谷互联网+创新发展论坛”,在被称作“光谷斯坦福”的华科大落幕。几公里外的一处饭庄,另一场“英雄大会”,刚刚完成转场。
都说铁打的饭局,流水的江湖。
乌镇见证了中国互联网的合纵连横、天道轮回。这些年,从小饭局到大饭局再归于小饭局,多少江湖事都付笑谈中。
无论是昔日的丁磊局,还是“东兴局”,乌镇饭局上每一次的觥筹交错,吞吐的都曾是中国互联网的“半壁江山”。
不知道是不是行业特性使然,互联网的CEO们对饭局文化情有独钟,说饭局也是生产力都不为过。
这头饭庄里,光谷饭局做东的,是雷建平。最近4年,光谷互联网年会结束后的“建平饭局”,已成为江湖惯例,颇有些华山论剑的意味。
光谷的互联网企业,大大小小2800余家,但局不过十桌,席不超百人。接到“英雄帖”的,多是光谷互联网头部公司、或当年最活跃新锐公司的创始人们。
有人说,草根饭局的核心在于饭,精英饭局的核心在于局,高层饭局的核心在于人。建平饭局这顿饭“价值几许”,说不清。4年4局,总有故人走,也总有新人来。总有春风得意,也有英雄折戟。一个产业的风向与变迁,最终随着杯中烈酒,一饮而尽,翻江倒海。

光谷的互联网江湖上,隐匿着一个神秘的内核圈子,人称“东湖会”。早在2013年前后,“互联网+”大风口还没到来的时候,这个圈子便存在了。
识于草根,交于微末。东湖会里的十几个创始人,是光谷最早一帮互联网创业者,也是光谷最早一帮开上超跑的80后,类似“一起穿着开裆裤创业”的扛枪之交。日后的“四小龙”,悉出于此。
东湖会惯例不带人入局,有传说,没入口。以至于七八年过去,这张饭桌上的面孔,几乎从来没换过。
那一年,刚刚创立卷皮网的夏里峰,还在饭桌上解释“9块9包邮”的商业逻辑,以及干这种邮费都不够的买卖到底怎么想的。
那一年,广八路上的宁美国度,一年在网上卖了10亿元的DIY电脑,王洪涛成为饭桌上的年度传奇。酒后他说,我曾经为跟“我的百分之一”创始人周钦年合影,在会场等了40分钟,后来成为挚友。
酒桌上,没有光环,没有头衔,没大没小。排档里,醉里挑灯,嬉笑怒骂,快意恩仇。
数年间,互联网的风口换了又换,光谷独角兽和新势力辈出,东湖会依然不出水面,逍遥江湖间,不近不远。
此为光谷饭局前话。

雷建平与光谷算是不“打”不相识。
2015年4月,一篇文章在网上掀起不小的风浪,题为《出了雷军周鸿祎 湖北却消失在中国互联网版图》。
文章毫不客气地指出:“过去这么多年,湖北为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提供了这么多的优秀人才,雷军、周鸿祎在中国互联网挥斥方遒,湖北本地互联网发展却如此惨淡,这形成巨大的反差。”
“晨兴创投合伙人刘芹直言,湖北没氛围。”
“点点CEO许朝军说,湖北互联网缺乏配套的人才和生态系统。”
“另外,政策方面也没有对互联网企业进行特别扶持。”
这一巴掌,把湖北打得很疼。
写下这篇文章时,互联网意见领袖雷建平尚未离职创业,当时还是腾讯科技的首席记者。除了湖北这篇报道,他同期还发表了《上海互联网为何沉沦》《深圳互联网为何能快速崛起》等一系列极具行业影响力的署名文章。
从某种意义上,这一巴掌,令随后光谷互联网产业生态的再造和崛起,下了至关重要的决心。
同年,“互联网+”首次在全国**上被写入**工作报告,上升到国家战略。
这一年,光谷“互联网+”办公室成立,正式开启了光谷“互联网+”产业元年。
在此之前,光谷的互联网企业已有零星萌芽,但多是散兵游勇,不成气候。他们在雷建平的“大湖北科技群”里,捕捉着互联网创业的风向,看着外面的世界风起云涌,内心五味杂陈。
光谷上下敏锐意识到,这个打湖北巴掌的人,或将对光谷互联网产业从0到1,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还真说对了。

没过多久,受光谷之邀,建平来了。
他给光谷带来的第一份“见面礼”,是邀请顺为资本CEO许达来共赴光谷考察。这是武汉这座城市、以及光谷的互联网公司,第一次进入雷军系资本的视野。
他很着急。光谷也很着急。
许达来之后,他又陆续陪同创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、晨兴资本刘芹等互联网的影响力人物,造访光谷,希望促成合作。并积极推动雷军、周鸿祎等互联网巨头赴湖北寻求发展。
2015年11月,光谷大规模挥师北上,在北京香格里拉举办“楚才回家”。尽管武汉接连错失了互联网的PC时代和电商风口,但光谷总算赶上了移动互联网的这波行情和尾巴。
“楚才回家”当日,雷建平组织了一场部分在京互联网企业家座谈会。来自爱鲜蜂、趣分期、51用车、e袋洗、中关村在线、360等互联网企业的46名相关负责人,与光谷面对面展开引才交锋——
回光谷,机遇在哪里?回武汉,政策在哪里?回湖北,未来在哪里?
克路德机器人有限公司CEO胡捷是地道的武汉人。在离乡20年的记忆中,只剩下父母工作过的老武钢。“走的那年,还没有光谷,连广埠屯都很偏”。
武汉大学毕业的51用车CEO李华兵直接发问:“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都是协议控制,武汉想做大互联网,能不能解决结汇问题?能不能有一些别人没有的招数?”
雷建平说,作为一个湖北人,我经常会反思,为什么在湖北,知名的互联网企业很少?“我那篇报道或许话说得有些重,但只有感觉到疼,才能奋起直追,我特别希望家乡能很快发展起来,希望让主流基金更加关注湖北企业,希望通过外面的力量去改变湖北互联网格局。”
此后,光谷在互联网产业迈出的每一步转折,他都不曾缺席。

2017年,直播火了。年初的第一场“建平饭局”上,光谷互联网风头正劲的是“四小龙”。
经过一年多的生态再造,此时的光谷互联网产业已经开始起飞——
2015年底,盛天网络登陆创业板,成为光谷及湖北首家互联网上市公司。
2016年,创业短短两年的斗鱼直播估值突破100亿,光谷第一家“独角兽”浮出水面。
同年,卷皮网宣布完成6亿元人民币C轮融资;全国最大的互联网DIY电脑定制企业宁美国度,年销售额突破25亿元,一年跳增10亿元。
尽管我们在更长的发展周期来看,这些互联网新业态、新模式,能否扛过市场和时间,尚需检验,但对当时的光谷互联网而言,太需要这样一场胜利,为产业注入一剂强心针。“四小龙”的崛起,极大提振了光谷互联网的产业信心。
2018年初的光谷饭局,主桌变成了“独角兽和四小龙圆桌”。屋外飞雪连天,但二妃山庄的宴会厅里,酒精混合着创业的激情,热得只剩单衣。新面孔和后起之秀们忙着各桌发名片加微信,桌与桌之间忙着推杯换盏大串联。
光谷互联网江湖虽说不大,常日里武林各派走动的机会却并不多。有人称,这场饭局才是真正的光谷互联网“华山论剑”,群英宴上,“东邪西毒南帝北丐”必亲自到场。
圆桌上都聊些什么呢?无非也就是闲扯一下九阴真经之后下一波盖世武功的趋势是什么啊,老毒物你又开发了什么黑科技啊,洪帮主你最近发现了哪些私房菜啊,武当最近在搞些什么啊,少林最近在玩些什么啊,江湖上又崛起了哪些牛逼门派啊,各派是不是要加强一下切磋合作,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啊。最后一仰脖子,我先干为敬。
“盟主”建平素不坐席。找他的人太多,走到哪桌,便席桌而坐。他就像这个江湖上的“天机老人”,深谙各家兵法路数,不动声色地观望着这个世界里的风起云涌。

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饭友不同,局便不同。“局变”背后,是产业“变局”。
如果说2018年的光谷饭局,还是本土创业明星的主场,那么2019年的饭局,越来越多的外来面孔和“第二总部”兵马,已开始与本地企业分庭抗礼。
与之对应的数据是,2017年,光谷互联网“第二总部”为24家;到2018年,达到爆发式的60多家;刚刚过去的2019年,已至86家,形成了光谷式的“第二总部”现象。
2019年饭局上,火花思维创始人兼CEO罗剑、尚德机构首席战略官吕露等从北京“打飞的”专程来赴局的在线教育的大佬们,已经用行动宣告了光谷互联网一轮新潮流的到来。
至去年底,尚德机构、精锐教育、VIPKID、猿辅导、编程猫、考虫、火花思维、51 talk、沪江、小站教育等36家国内在线教育知名企业,“第二总部”均已入驻光谷。光谷正在迈向中国互联网在线教育的重要一极。
“你如果仔细感受,光谷的互联网这两年真的与众不同。”雷建平说,2018年,全国互联网一片裁员背景下,只有光谷还在招人,这些蜂拥而至的在线教育“第二总部”,一年招了2.4万人。“第二总部”的最大痛点是什么?就是招人!光谷有上百万大学生,年轻,活力,高学历,这是不可抗拒的吸引力。
尚德机构将总部从北京迁至光谷后,员工已达4000多人。许多本地企业抱怨尚德机构挖人挖得太狠,但人才的流动,确实搅活了一池春水,溢出效应开始显现。
“我们来了之后,光谷互联网教育企业一年起码来了10家。”尚德机构首席战略官吕露说,为了把自己真正当成光谷的企业,尚德机构一口气在光谷买了3栋办公楼,鼓励高管和员工在光谷买房落户,一年在人才招聘上的花费超过500万。“如果连这里的人都不认识,企业都不认识,你怎么算这里的企业呢?”
吕露的话得到了BOSS直聘CEO赵鹏的佐证。去年饭局后,他和雷建平闲聊间打开手机上的招聘端说,你看,尚德机构现在有2372个职位在招聘,一半是武汉的。
“猎聘、BOSS直聘这些招聘企业,为什么愿意花这么多时间来光谷?”雷建平说,这个细节说明,光谷有巨大的招聘需求。
赵鹏也表示,我们就是跟着数据走,很务实,除了北上广深,吸引我们来光谷,就是因为客户在这里。企业的生产经营业务在哪儿,哪儿就是总部。
无论是小米还是尚德机构们,这种跨越千里的业务总部大迁移,初期成本其实并不低。“北京的工资来武汉不能降,而且还得加福利,种子员工得加房屋津贴,不然他们不来。”
但吕露也坦承,才到光谷一年多的时候,北京来的20%-30%员工都在武汉买房了,“这在北京想都不敢想”。


▲第五届光谷“互联网+”新经济发展论坛上,雷建平(左一)主持圆桌论坛环节
今年的饭局有些特别。
十桌夜宴,气氛依旧热烈,却似乎找不到主桌。每桌都有老友,但更多是新朋。
2019年,网红经济大爆发,被称作“口红一哥”的李佳琦,通过淘宝电商直播一年赚了近2亿元。李子柒在向世界传递中国美丽乡愁的同时,也获得了一年1.6亿元的惊人回报。如果以2018年上市公司净利润指标看,有2123家上市公司净利润,不及李子柒一个网红。
瞬息万变的互联网,风口又转向了直播电商。
饭桌上,大家聊得最热的现象级话题,是抖音,是快手,是网红,是带货,是私域流量。
席间问建平,你觉得这顿饭最大的变化是什么?
“光谷今年的新兴企业很多。”他说,很多都是之前没听说过的,这说明光谷的互联网创业进入了一个热带雨林期,生物多样性越来越突出,不过最大型企业还没有。
美国上市后首次在光谷公开饭局露面的斗鱼直播创始人陈少杰,套着一身简单的浅灰色卫衣,坐在大堂嘈杂一角,嗑着江湖味儿的瓜子。
近百个CEO,随便一呼朋唤友,就是聊不完的话题,喝不完的酒。局中人笑称,一顿建平饭局,拉动的是上千亿市值和估值,也是光谷“人均身价最高”的一顿饭。几年下来,这顿饭慢慢地吃成了一种精神,年轻的梦想,寒冬抱团,卯足了劲,不服输。
夜半,席散。
不愿散去的人,继续转场。
光谷一家KTV的包厢里,有人唱着唱着,就沉默了。有人说着说着,就哭了。
桃李春风一杯酒,江湖夜雨十年灯。
创业之路,刀光剑影,九死一生。
哪有什么岁月静好,不过都是在负重前行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高楼迷

GMT+8, 2020-2-21 04:44 , Processed in 0.082590 second(s), 2 queries , Redis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/* */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